苏富比开启NFT元年,MIGO打造另类“DeFi乐高世界”

05-06 搜狐

近日,全球大型拍卖行在实体艺术品拍卖交易中,首次接受加密货币作为支付方式。苏富比此前已经与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达成伙伴关系,并于上个月完成了首次NFT(非同质化代币)拍卖,把数字创作者“Pak”的作品卖出1,680万美元的价格。在NFT应用越来越广泛的同时,现实世界的主流机构们也在用实际行动,表达对区块链技术赋能实体金融的支持与欢迎。

NFT需求的持续增长清楚地突显了非同质化代币的巨大潜能。此外,2021年非同质化代币的市场并没有任何增长放缓的迹象。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著名的NFT产品总市值上升了约1785%。

在过去的三个月中,Opensea和Rarible等主要的NFT市场销售额增长了50至100倍。例如,Opensea在2021年1月的第一周见证了约500万美元的累计销售额。从那时起,Opensea的累计销售额就增长到了1亿美元。根据研究人员Mira Christanto的说法,Opensea更支持名为CryptoPunks&HashMasks的区块链协议。

目前,NFT市场正在从交易所、公司、传统风险投资公司、加密货币以及技术领域的资金中收集大量的投资。在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的领导下,Opensea已成功完成了2,300万美元的投资。大规模投资为2021年不可替代代币带来了好消息,一家领先的风险投资公司对NFT市场长期潜力的信任,更增强了其市场增长的可能性。

但是,究竟是什么给了NFT那么高的价值呢?根据NFT所代表的资产,在这四个组成部分中,对价值的加权方式也有所不同。投资者可使用此框架来评估NFT是否值得投资,NFT开发人员亦可用来思考增加NFT价值,是吸引用户和投资者的方法。

效用值是NFT值公式中最关键的方面之一,而实用价值取决于如何使用NFT。具有高实用价值的两个主要类别,分别是游戏资产和门票。例如,一枚稀有而强大的Crypto Space Commander战舰在2019年以45,250美元的价格售出,NFT票的价值就是事件票的价格。但是,其余的呢?如果博彩资产和门票具有较高的实用价值,这是否意味着诸如房地产和其他应用程序之类的资产具有较低的实用价值?幸运的是,MIGO的平台能够规避NFT所面临的效用值问题

MIGO是一个“NFT+DeFi协议”的跨链基础设施,也是一个开放的NFT生态系统。MIGO主要用于金融类凭证确权与解决NFT效用的问题。一般来说,NFT 资产的效用(Utility)较低。而MIGO主链上“乐高游戏化”设计机制的植入,将让NFT 资产拥有更多的功能,其链上的NFT即游戏中的资产。

MIGO主链的NFT基于以太坊 ERC721 协议产生。与引领同质化代币发行热潮的ERC20 协议不同,ERC721 协议的本质是对非同质化代币的所有权转移、流通等规则制定标准接口和触发事件,并与 ERC20 协议存在部分兼容,以避免链上资产“孤岛效应”的影响,利于资产数据的展示。此外,ERC1155 协议也是被广泛使用的 NFT 标准。在区块链技术的价值保障特质下,MIGO主链上的NFT 被认为是未来连通数字与实体经济,引爆资产流通、增值的创新应用模式。

受乐高的启发,MIGO就相当于一个个乐高块。MIGO更是创造了“治理即拼搭”的协作方式,打造自治组织社区,让用户互利互助,在玩游戏的同时获得丰厚的DeFi收益。用户也可以在MIGO的冰山矿池发起NFT挖矿、在竞拍厅中进行拍卖和交易。用户可以在竞拍厅通过MIGO购买更高级别铲子增加算力、收入,或者用户可以把高级别铲子卖出得到收益,去购买更高级别的铲子。竟拍厅的铲子价格浮动是按照用户进行拍价,每个铲子的价格都是由竞拍者决定。

随着有近300年历史的苏富比进入NFT领域,进一步扩大了传统机构对于这一新兴技术的接受程度。而MIGO独创的乐高游戏逻辑,也将引发NFT这种数字储存形态被社会更为广泛地认识。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本站所有资源全部收集于互联网,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如有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等,请给我们留言。